门诊时间(无假日医院):8:00-17:30

电话:0535-6691999(总机)

您好,欢迎访问烟台毓璜顶医院官网!

烟台毓璜顶医院

公交线路:

1,快1,2,5,45,52,62,高铁2号线,旅游观光巴士,文旅学院专线在  南大街鑫荟金行  站下,往南走150米;
10,21,42,43,44,51,80,81,86,快21路在  南大街福莱金店  站下,南行约150米;
21,42,43,44,46,80,86,快21路在  烟台毓璜顶医院  站下

可信组件

版权所有:烟台毓璜顶医院      
网站备案:
鲁ICP备05035890号
鲁公网安备3706020200041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烟台    

医院动态

Hospital Dynamics

资讯详情

“他平和得像邻家大叔” ——峻青在烟台毓璜顶医院的日子

【摘要】:

烟台毓璜顶医院医疗大楼

  我国著名作家峻青,曾在烟台毓璜顶医院住过院,一个阳光温煦的冬日,我走进烟台毓璜顶医院。

作家峻青【图片源自百度百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学生时代在课本上学过峻青的文章,知道他是闻名全国的作家,当有一天,峻青成为我的患者,跟我面对面时,我竟不知所措,以致于都没想起跟老作家合个影。”1986年10月,峻青在毓璜顶医院住院时,是孙旭文医生负责诊治的。

  孙旭文医生是位细心的人。她说:虽然每天接诊50多位患者,但对一些特殊的患者,我基本都会留下印象。比如他的说话语调呀,发生了什么事呀。而我对敬仰的峻青却没有一点特别的印象,他平和得就像邻家大叔。上学时就喜爱峻青的文章,知道他是咱烟台人,深为他自豪。在接触了峻青后,再读他的文章,格外多了一层亲切感。峻青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经历了我国社会主义初建时的艰难,可写出的文章毫无颓废,而是催人奋进、积极向上。我被峻青的文章深深感动,认真研究业务、热情对待每个患者,尽管每天的接诊量很大,也会遇到不顺意的事情,但我一想到峻青那一代前辈为了人民解放、祖国建设,牺牲生命、义无反顾,我就默默地毫无怨言地坚持着,我把峻青作为心中的楷模。

峻青曾住过的内科楼和保健楼

  著名作家峻青,1923年出生于山东海阳。18岁随军南下,转战南北,定居上海。担任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文学报》主编。峻青常说:胶东是我的故乡,是我出生和养育我的地方,只要身体允许,每隔一两年都要回家乡走走、转转,有时甚至抱病前往,故乡是我的生命根基,也是灵感之源,散文名篇《沧海赋》《秋色赋》《海滨仲夏夜》《故乡月倍明》《依然十里杏花红》《蓬莱抒怀》等,均是在家乡时所写。然而,由于那不堪回首的“十年”,五年半的牢狱之灾,峻青的身体放置了3个支架、安装了1个起搏器,致使他药不离身,不能激动和劳累,而思乡心切的峻青,只要身体稍微好转,就要回到胶东,回到烟台、海阳、招远、蓬莱等地,由于马不停蹄地忙碌,致使身体抱恙,不得不住几次住进毓璜顶医院。

  “我清楚地记得峻青老人家那胖乎乎的笑脸,很儒雅,说话不多,很低调,病房里没有人来人往。”2001年刚30岁的烟台毓璜顶医院宫鑫医生,回忆起为峻青诊治时的情景依然清晰如昨。她说:作为医生,看到了很多人间百态,但凡有点名气或有个一官半职的人,来病房看望的人撵走一波又来一波,就像追星似的,而峻青的房间却静悄悄的,他平和地微笑着和医生交流,和老伴说话,完全看不出是个名人。时隔20多年了,虽不常提起他,但只要提起,我就能感受到峻青带给我力量和温暖。查房时路过峻青用过的病床,真心希望每个患者都像峻青那样,平和地安静地接受治疗、康复出院。一位患者通常是几个家庭的牵挂,患者健康了,家庭幸福了,社会也会美好和谐。峻青他就像颗恒星,不论隔多远,依然能感受到他的光亮。我不追星,但我愿意终生追随峻青这颗星。

本文作者(右)与孙旭文(中)和宫鑫(左)医生合影

  峻青,平和的为人,和蔼的亲情使得他在烟台拥有很众多朋友。每次回到家乡,他总是邀请朋友们畅述情怀,谈论艺术。烟台日报原总编辑王永福、副总编綦国瑞,专刊部主任孙为刚,市委宣传部原文教科科长贺宗仪,原烟台教育学院教授安家正等,都收到过峻青的邀请,唯独峻青住进医院却密不告人。1992年,峻青回到烟台,因病住进烟台毓璜顶医院。病床上的峻青,辗转反侧,想念着家乡亲人,想念着亲朋旧友,却因痼疾缠身不得相见,无奈只能抒诗遣怀,一首《望小蓬莱》,道尽思乡之情。

日日病榻度晨昏,归来犹似未归人。

蓬莱咫尺天涯远,空负年年思归心。

  烟台海峡书画研究院院长王志贤是峻青的老乡,两人有着几十年的交往,峻青在烟台毓璜顶医院住院却不告诉他。回到上海,两人说话时,峻青无意中说起此事,王志贤好一个埋怨,埋怨他不告诉自己。峻青笑笑说:我不愿给你添麻烦。1993年7月,峻青回到家乡,因心脏病复发住进烟台毓璜顶医院,这次他告诉了王志贤。王志贤家住在医院西北的四德街纯仁巷,和医院就是坡顶坡底的距离。于是,王志贤承担了峻青和老伴于康的伙食,一天两顿饭地去医院送饭,有时还和老伴、小女儿一起去。峻青喜好清淡,小米饭成了每餐的必备。一天,峻青说:志贤,你捎两个杯子给我。王志贤翻箱倒柜想找两个好一点的,找了半天,只找到了两个没有盖的玻璃杯。峻青却甚是喜欢地说,玻璃杯好呀,冲上茶叶后,茶叶上下翻腾,就像小鱼儿在游。在给峻青送饭的十几天里,王志贤夫妇变着花样做各种饭菜,只是王志贤夫妇做什么,峻青夫妇吃什么。问问峻青想吃什么,峻青慢悠悠地说,只要是家乡的饭菜,我就爱吃。峻青吃饭时,吃得很慢,慢慢地品尝、慢慢地咀嚼。有时吃上一口饭,会慢慢地闭上眼睛,微微地仰起头,很享受家乡饭菜的味道。此时,正午的阳光刚好照在峻青那胖胖的、和善的脸上。这一情景,多少年后,王志贤仍旧铭记着。

  峻青病情缓解后要回上海,王志贤见峻青和老伴都是70多岁的老人,不放心他们自己回去,就买了3张飞机票,亲自护送峻青夫妇回上海。峻青夫妇过意不去,硬要留王志贤在家里住,王志贤担心影响峻青夫妇休息,坚持住招待所。两个海阳老乡,尽管已是亲密无间的朋友,却都不愿给对方添麻烦,妥妥的实在人。

峻青2001年住院时刚启用的门诊病房楼

  著名诗人臧克家说: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着,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我想说,身居高位的峻青,却平和得像邻家大叔,群众也会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相关附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