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毓璜顶医院

Copyright © 烟台毓璜顶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 版权所有       电话:0535-6691999(总机)        地址:芝罘区毓东路20号

网站备案:鲁ICP备05035890号

 

 

经典案例

资讯详情

泌尿系感染

杨某,男,94岁,发热1天。就诊时间2019-2-11

1天前无明显诱因突发高热、寒战,体温39度,伴乏力、懒言,急来我院。患者1月前行膀胱造瘘术,刻下见膀胱引流管尿色深黄,浑浊,夹有絮状物,伴尿频。纳眠可,大便干。舌红苔白厚,脉沉。

西医诊断:泌尿系感染

中医诊断:淋证 湿热下注

处方:

柴胡10g  黄芩10g  蒲公英30g  双花30g

灯心草10g  萹蓄10g  瞿麦10g  小蓟30g

生白芍10g  天冬10g  生白术10g  肉桂3g

黄连6g

3剂,水煎服日1剂。

按:

泌尿系统感染,是尿路上皮对细菌侵入导致的炎症反应,通常伴随有菌尿和脓尿。根据感染部位分为上尿路感染和下尿路感染;根据两次感染之间的关系可分为孤立或散发性感染和复发性感染,后者又可分为再感染和细菌持续存在,细菌持续存在也称为复发;根据感染发作时的尿路状态又可分为单纯性尿路感染、复杂性尿路感染及尿脓毒血症。属祖国医学淋证范畴。对于淋证的治法,以实则清利,虚则补益,是治疗淋证为基本原则。实证以膀胱湿热为主者,治宜清热利湿;以热灼血络为主者,治宜凉血止血;以砂石结聚为主者,治宜通淋排石;以气滞不利为主者,治宜利气疏导。虚证以脾虚为主者,治宜健脾益气;以肾虚为主者,治宜补虚益肾。淋证的治法,古有忌汗、忌补之说,如《金匾要略》说:“淋家不可发汗”,《丹溪心法》说:“最不可用补气之药,气得补而愈胀,血得补而愈涩,热得补而愈盛”。验之临床实际,未必都是如此。淋证往往有畏寒发热,此并非外邪袭表,而是湿热熏蒸,邪正相搏所致,发汗解表,自非所宜。因淋证多属膀胱有热,阴液常感不足,而辛散发表,用之不当,不仅不能退热,反而有劫伤营阴之弊。若淋证确由外感诱发,或淋家新感外邪,症见恶寒、发热、鼻塞、流涕、咳嗽、咽痛者,仍可适当配合运用辛凉解表发汗之剂。因淋证为膀胱有热、阴液不足,即使感受寒邪,亦容易化热,故避免辛温之品。至于淋证忌补之说,是指实热之证而言,诸如脾虚中气下陷、肾虚下元不固,自当运用健脾益气、补肾固涩等法治之,不必有所禁忌。 

患者近年来常排尿困难,淋漓不尽,反复感染,1月前因尿潴留长期留置尿管后行膀胱造瘘,术后留置膀胱引流管,术后膀胱造瘘口终日有尿液渗出,后二次换管仍欠理想,此次发热属湿热相合,蕴结膀胱发病,湿邪为病,缠绵难愈,患者近月来反复住院,皆因于此。处方以柴胡、黄芩舒畅肝经之气,公英、双花、灯心草、萹蓄、瞿麦、小蓟、黄连清热利湿,解毒通淋,肉桂温肾火以助祛湿,天冬以和客气阳明燥金,岁运土运不及,加白术以培土。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