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535-6691999-83903

烟台毓璜顶医院中医中西医结合科           电话:0535-6691999-83903

工作室动态

资讯详情

刘温舒五运六气学术贡献

【摘要】:

刘温舒,宋代元符时人,著《素问入式运气论奥》,成书于宋哲宗元符二年(1099)。刘氏以《素问》运气七篇为依据,参考王冰《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及《玄珠密语》,“括上古运气之秘文,撮斯书阴阳之精论”,述五运六气之奥义。
刘温舒对运气理论最大的贡献在于做图以阐运气之理。据《四库全书提案》,刘温舒在书中做图实为二十九,十干起运、十二支司天二图书中曰决,如不以图,则三十七图。刘氏图解,简明扼要,通俗易懂,便于运气理论的学习,其缺点也显而易见。五运六气理论是天、地、人动态变化,上下交互,图以平面形式出现,割裂了运气的动态立体思维,如司天、在泉,于后人深入学习五运六气反为不利。
《素问入式运气论奥》首创十干起运决和十二支司天决,以图文形式将十干建运、司天推算运于掌中,堪称创举,是对运气理论学习的推动。
刘温舒首次以自然之义释五行,以史书之理阐干支。《素问入式运气论奥•论五行生死顺逆第一》:“木生于东,应春。木之为言,触也,胃也。阳气触动胃地而也生。水流趋东,以生木也。木上发而复下,乃自然之质也”。《论干支第二》:“盖甲乙其位木,行春之令。甲乃阳内阴尚包之,草木始甲而出也;乙者阳过中,然未得正方,尚乙屈也。又云:乙,轧也。万物皆解孚早,自抽轧而出之”。《史见•律书》“甲者,言万物剖符早而出也。乙者,言万物生轧轧也。”
、刘温舒做讷音之图,把五音纳入六十甲子,详论其理,略论其法。刘氏认为:“讷言之法,乃旋相为宫之法也,正与律吕之用同。而一辰之中,又合五音十二辰,其讷六十音也。如子之一辰,甲子金,丙子水,戊子火,庚子土,壬子木,是也。按《汉志》:‘同类聚妻,隔生八子’者,此讷音法也。”以《汉志》言,形象抽绘了周甲之气运气之理。
刘氏做四时气候之图,将十干、十二月、二十四节气、物候融为一图,推月之盈闰,毕天度,指出:“天亦无候,以风雨、霜、露、草、木之类应期,可验而测之,曰候。言一候之日,亦五运六气相生而值之,即五日也。”
以易理释标本,为刘温舒所创。《素问入式运气论奥》云:“太阴湿土,少阳相火,为标本同。至于少阴君火,太阳寒水,则阴阳寒热,互相不同。义从何来,岂不知出于自然,而非人意之所能名邪。古今之论,阳则顺行,又以进为盛,自先太阳而后少阳也;阴则逆行,又以退为盛,自先少阴而后太阴也,此易爻卜筮之所同。是以君火司于午,午者,一阴生之位。火本热,而其气当阴生之初,故标本异,而君火属少阴也;水居北方子,而子者,一阳生之位。水本寒,而其气当阳生之初,故标本异,而寒水属太阳也。《素问入式运气论奥》是一部运气理论入门之作,刘温舒对运气理论亦少有创新发挥。


补素问遗篇

张景岳五运六气学术贡献
张景岳,名介宾,字会卿,明代著名医家。张景岳重新编次《内经》,将《素问》、《灵枢》合而为一,名为《类经》。以《灵枢》启《素问》之微,以《素问》发《灵枢》之秘,相为表里,道其义也。《类经》专列运气类,以诸家及易理以通释,颇有创意。
景岳是一位临床医家,其释运气之理,往往能结合临床,如《类经•二十四卷•附运气说》:“ 若所云者,似真运气之不必求,而运气之道岂易哉?凡岁气之流行,即安危之关系。或疫气偏行,而一方皆病风温;或清寒伤脏,则一时皆犯泻痢;或痘疹盛行,而多凶多吉,期各不同;或疔毒便生,而是阴是阳,每从其类;或气急咳嗽,一乡并与;或筋骨疼痛,人皆道苦;或时下多有中风,或前此盛行痰火。诸如此者,以众人而患同病,谓非运气之使然欤 ?观东垣于元时太和二年,制普济消毒饮以救时行疫疠,所活甚众,非此而何?
景岳为阐运气之理,做《类经图翼》以明之。其做图软《素问入式运气论奥》更加全面、细致,并附以歌诀。如六十花甲讷音图。每日气数百刻六千分图、二十八宿过宫分野图、五运三气六纪图、司天在泉左右间气图等。为后世更加直观理解运气理论做出了贡献。景岳对运气理论的个人见解主要收录在《类经图翼》能更深刻地以医易之理解经之理。其作:律解、律原等基础知识以附翼理解《内经》。张景岳对埋管飞灰候气之说提出了质疑,认为:“候气之说,古之所无,埋管飞灰以候十二月之气,不泛之谈也。、、、、、、夫一岁之色,有升有降,天气上升,地气下降,闭塞而为阴,秋冬之事也,升者上,降者下,埋管于地,将谁候乎?天气下降,地气上升,畅达而为阳,春夏之事也,氤氲两间,发育万物,地下天气不可候矣,气无微而不入者也,十二管正则皆正,不正则皆不飞。”、、、、、、盖古法占候,恒在岁始,冬至盖阳生之始也,气在地中,且无形可见,故以黄钟之管候之。当冬至之日,气至灰飞,则节气相应,是为和平;若气至灰飞在冬至之前,或在其后,则为太过不及,于是乎有占,与冬至登台望云物以占吉凶,盖同一意也”。景岳以科学理性地态度解答了埋管飞灰的问题。
张景岳详了每日气数石刻六千分和四季日躔宿度昼夜长短刻数以及二十四节气七十二候,为后世医家提供了参考依据。
景岳作《类经图翼.气数统论》参考邵雍皇级经世之天令运世总数提出:“如一岁之统十二月,一月之统三十日,一日之统十二时,一时之统三十分;故一元之统十二会,一会之统三十运,一运之统十二世,一世之统三十年,而天地气运之道概乎此矣。”。开后世大司天理论之端倪。
张景岳对《伤寒诊法》提出了批评。《类经.卷二十四》:“此外复有不明气化如马宗素之流者,假仲景之名,而为《伤寒诊法》等书,用气运之更迁,拟主病之方治,拘滞不通,诚然谬矣”。医学家张景岳的批评是中肯的,刘完素的学生马宗素运用运气系统的概念和有关象数学干支五行理论,建立了一系列根据病人命辰和得病日干支来推算其所患为何病,预后和治法的“算病法”,完全不考虑患者的实际症状和体征,只凭某种固定的格局来推算,从而使运气学说偏离了原有的轨迹,走向唯心,明代薛立斋、熊宗立等倡之,这是错误地应用运气理论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