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535-6691999-83903

烟台毓璜顶医院中医中西医结合科           电话:0535-6691999-83903

工作室动态

资讯详情

论刘完素的学术思想

【摘要】:

烟台毓璜顶医院  邹勇
(264000)
刘完素,字守真,自号通玄处士,金代河间府人(今河北河间县),后人习称刘河间。大约生于公元1120年,卒于1200年。  幼年聪慧好学,“耽嗜医书”,对《黄帝内经》一书,情有独钟,“朝勤夕思,手不释卷,三五年间,废寝忘食”,从二十五岁开始深入研究《素问》,“日夜不辍,殆至六旬”。金代的章宗皇帝曾三次征召他去朝廷做官,但他三辞不就。章宗爱共淳素,特赐号为“高尚先生”。
(一)崇尚《内经》,重视五运六气。
    刘氏一生研读《内经》,二十五岁至六十岁之间,日夜研读,著书立说并效之于临床。河间认为:医学的“法之与术,悉出内经之玄机”。刘氏除了阐发《内经》病机十九条,并补充发挥,重视五运六气理论并灵活运用之外,还在《宣明论方》中发挥《素问》病证学说,完善方药,继承并发扬了《内经》理论。刘氏对《素问》的五十一种杂病一一提出治疗方药,使《内经》杂病理论与临床紧密结合。刘氏在论述每一病证时,首先结合《内经》理论,提出对这一病证的认识,然后列以治疗方药。
 河间熟谙《素问》,“并对王冰等所注加以评论,今详《素问》虽已校正、改误、音释,尚有失古圣之意者。……然已经王冰之改易,而易为习晓,善则善矣,以共仁人之心,并未必备圣贤之意……而王冰迁移加减之于经,亦有臆说,而不合古圣之意者有也”。河间对《内经》的熟谙可见。
   《素问病机气宣保命集》更是以《内经》理论为指导,在理、法、方、药等各个方面全面阐发《内经》之旨,指导临床并发《内经》之未备。
河间认为:“医教要乎五运六气”,“一身之气,皆随四时五运六气兴衰而无相反”,“不知运气而求医,无失者鲜也”,“治不法天之纪,地之理,则灾害至矣。不知年之所加,气之兴衰,虚实之所起,不可以为工”,“识病之法,以共病气归于五运六气之化,明可知矣。”(《素问玄机原病式•序》)。
1、病机十九条
    病机十九条源于《素问•至真要大论》,刘氏阐发《内经》之机,认为“诸风掉眩,皆属于肝木;诸痛痒疮,皆属于心火;诸湿肿满,皆属于脾土;诸气愤郁病痿,皆属于肺金;诸寒收引,皆属于肾水。”为五运主病。十九条中的其他条文病机,则属于六气为病,并补充了“诸涩枯涸,干颈皺揭,皆属于燥”,发展了《内经》病机理论。
2、亢害承制论
    亢害承制理论源于《素问•六微旨大论》:“亢则害,承乃制,制则生化。外列盛衰,害则败乱,生化大病。”河间阐发其义,指出:“亢则害,承乃制。谓己元过极,则反似胜己之化也。” (《素问玄机原病式•序》)。造化之所以生生不息,正是由于五运相互承制,若“夫五行之理,甚而无以制之,则造化息矣。如风木旺而多风,风大则反凉,是反兼金化,制其木也。大凉之下,天气反温,乃火化承于金也。”(《原病式•寒类》)。
    刘氏还指出:“微则当其本化,甚则兼有鬼贼……以火炼金,热极反化为水,及身热极,则反汗出也,水体柔顺,而寒极则反冰如地也。土主湿,阴雨,雨而安静,土湿过极,则反为骤注、烈风、雨淫溃也……皆所谓过极则反兼鬼贼之化,制其甚也。” 
 亢害承制理论贯穿于河间认识疾病、临床思辨的方方面面。
3、标本逆从治
    刘氏认为:“大风治病,必先明其标本,标者末也;本者根元也。故经言:先病为本,后病为标,标本相传,先以治其急者。又言:六气为本,三阴三阳为标,故病气为本,受病经络脏腑谓之标也。夫标本微甚,治之逆从,不可不通也。”“凡不明病之标本者,由未知此变化之道也。”
   标本、逆从理论亦见于《素问•至真要大论》,从六气标本逆从理论论治具体病证,河间发其微义也。
4、六气兼化 
河间认为:脏腑经络不必本气兴衰而能为其病。刘氏曰:“所谓五行之理,过极则胜己者反来制之,故火热过极,则反兼于水化。”“凡人风病,多因热甚,而风燥者,为其兼化,以热为其主也。又曰:欲知病有兼风者,阴阳变化之道也。故阴阳相搏,刚柔相摩,五行相错,六气相荡,变而为病,则无穷矣。”
    六气变乱,五行正常的制约关系受到破坏,往往相兼为病,而疾病之所以千变万化,就是因为这种“兼化”关系。
(二)火热论
  火热论是刘完素主要的学术思想,主张用药寒凉,以至后世将刘氏定为“寒凉学派”。刘氏有两个著名的论点,即“六气皆从火化”。和“五志过极皆为热病”。
1、火热论的时代背景
   竺可桢先生《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提出[3]:中国近5000年来气候呈现出寒暖交替的变化规律,包括四个温暖期、四个寒冷区。刘完素所处的年代处于第四个温暖期,强调火热之害。
按照五运六气学说“六气大司天”理论,时值六十五甲子,为燥火用事,阳明燥金司天,少阴君火在泉。因此,河间主张火热病机,治用寒凉,就不足为奇了。陆懋修《世补斋医书》认为:“设守真而遇湿寒,绝不偏于寒凉。”
   六气大司天理论源于运气七篇之经旨,明汪机,王肯堂已有发明,至清代王丙、陆懋修而得以完善。汪机按“一元十二会,一会三十运,一运十二世,一世三十年”,称“自开辟以来,五气秉承元会运世,自有气数,天地万物所不能逃。”清代陆懋修列六气大司天专论,明确“大司天”之名,指明上、中、下三元的起止时限,强调“古人用寒、用温,各随其所值大司天为论”,完善了“六气大司元”之说。
2、六气皆从火化
    刘氏认为六气之中除火热外,其他四气也能转化为火热。言风如“风本生于热,以热为本,以风为标,凡言风者,热也”;言燥如“金燥虽属秋阴,而其性属于寒湿,仅同于风火也”;言湿如”湿病本不自生,由于火热拂郁,水液不能宣行,即停滞而生水湿也。风病湿者,多为热生”;言寒如“人之伤于寒者,则为病热”。
3、五志过极皆为热病
  刘氏认为:“五脏之志者,怒、喜、悲、思、恐也”。若五志过度则劳,劳则伤本脏,凡五志所伤皆热也……情之伤,则皆属于火热,所谓阳动阴静,故形神劳则躁不宁,静则诸清平也。”强调五志劳伤本脏,气机失调,郁结积滞,久而化火,并进一步指出:“诸所动乱劳伤,皆为阳火之化。”
4、火热病机
  河间在《原病式》中,把《内经》病机十九条的38种疾病推衍为94种,其中属热属火的病,从《内经》的22种推衍为57种[1]。如:呕:胃痛热甚,火气炎上之象;颤栗动摇:心火热甚,亢极而战,反兼水化,故作寒栗;吐酸:由火胜制金不能平木,则肝木自甚,风火同病;悲属燥金,由心神烦热燥乱所致;耳聋:水衰火实,热郁于上而使听户壅塞,神气不得通泄所致。
5、主张药用寒凉,但不专主寒凉
   刘氏指出:“天以常火,人以常动,动则属阳,静则属阴,内外皆扰,故不可惯用辛温大热之剂。”在治法上,指出:“清心火,益肾水”的基本法则。在伤寒外感病方面,打破了发表不运热,攻里不运寒”的传统观念,指出寒凉解表的治法,并创用表里双解法,自制双解散,防风通圣散等名方。
但河间用药,并不专主寒凉,《宣明论方》有348方,内服的方药,可确定为寒凉方者有39,湿热方者有44,共余多为寒热并用或药性平和之剂。河间曰:“余自制双解、通圣辛凉之剂,不遵仲景法桂枝、麻黄发表之药,非余自衡,理在其中矣。故此一时,彼一时,奈五运六气有所更,世态居民有所变,天以常火,人以常动,动则属阳,静则属阴,由外皆扰,故不可多用辛温大热之剂。”
(三)对《伤寒杂病论》的认识
河间认为:“《伤寒卒病方论》一十六卷,……虽所论未备圣人之教,亦几于圣人矣……仲景之书,复经太医王叔和撰次遗方,宋开宝中,节度使高继冲编集进上。其间或失仲景本意,而未符古圣之经”。
    河间从《内经》论伤寒,深究仲景本意,从标本发《伤寒》,发沉伤寒之规矩。刘氏曰:“盖伤寒者,非杂病所比,非仲景孰能明此……达六经之标本,知汗下之浅深……故《经》所谓:知标知本,万举万当,不知标本,是谓妄行……故明六经之标本,乃为治伤寒之规矩,此所谓证有六也。”
    在治疗上,“自制双解,适圣辛凉之剂,不遵仲景法桂枝、麻黄发表之药,对仲景理论之不备加以发展”。
    河间对仲景理论的认识也是基于其时代特点所决定的,仲景所处六气大司天为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时代背景的不同,对疾病的认识和治疗必然会有差异,师古而不泥古是河间法《伤寒》的典型写照。
主要参考文献
[1] 金寿山.河间学说探讨.上海中医药杂志1963(4):34-39.
[2] 宜同飞.刘完素重要著作考证述略.中医函授通讯.1993(1):44-45.
 [3] 竺可桢.中国近五千年来气候变迁的初步研究.考古学报.1972,(1):21,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