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535-6691999(总机)

门诊时间(无假日医院):8:00-17:30

您好,欢迎访问烟台毓璜顶医院官网!

掌上医院

掌上医院

版权所有:烟台毓璜顶医院      
网站备案:
鲁ICP备05035890号
鲁公网安备37068502000034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烟台    

公交线路:
1,2,5,52路在南大街名品服装商厦站下,往南走150米;
10,21,22,42,43,44路在振华购物中心站下,往南走150米;
21,22,42,43,44,45,46路在烟台毓璜顶医院站下

可信组件

文化建设

Cultural 

资讯详情

“做母婴最坚定的依赖” ——走近毓璜顶医院助产士团队

【摘要】:
助产士是一个古老的职业,几乎伴随着人类的繁衍发展至今。而在当代社会,这一职业却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其实,每一个通过自然分娩出生的婴儿,都是在助产士的双手护送下来到这个世界。  在这个5.12护士节到来之际,我们走进毓璜顶医院产房,走进助产士们的世界。  “大考之年”的应对  5月9日上午10:00,毓璜顶医院产房第四分娩室,刚刚经历了一场“战役”的产妇赵冰(化名),一脸汗水地轻抚趴在她胸前微微蠕
  助产士是一个古老的职业,几乎伴随着人类的繁衍发展至今。而在当代社会,这一职业却并不为大众所熟知。
  其实,每一个通过自然分娩出生的婴儿,都是在助产士的双手护送下来到这个世界。
  在这个5.12护士节到来之际,我们走进毓璜顶医院产房,走进助产士们的世界。
  “大考之年”的应对
  5月9日上午10:00,毓璜顶医院产房第四分娩室,刚刚经历了一场“战役”的产妇赵冰(化名),一脸汗水地轻抚趴在她胸前微微蠕动的婴儿,阳光洒了这对母子满身。产床一侧,陪伴了赵冰整个产程的助产士胡淑红也已是大汗淋漓。她一边完成着手中的工作,还要时不时望望这对幸福的母子。
  这一天,在产房的共诞生了16个猴宝宝,待产室里也躺满了产妇。助产士们忙碌地进进出出,夹杂在对疼痛产妇的安抚声、指导产妇用力声音中的,是时而响起的让人振奋的婴儿啼哭声。
  “产房一直是个快乐的地方,虽然我们今年的压力非常大,有一天一晚上就出生了21个孩子。” 产房助产长、有33年助产经验的副主任助产师孙美珍告诉记者,从2010年到2015年,毓璜顶医院的分娩量已经由5400多例/年,增长到8100多例/年,今年由于猴年和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2016年分娩量有可能达到或超过史无前例的10000例。
  为应对全市的这场生产“大考”,产房所有人员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加点的工作,夜班也增加人员以保证母婴安全,产科病房也积极采取多种应对措施迎接今年“大考”。院方也多次召开协调会议和相关科室的应急演练。
  记录与发展
  即使在日益增长的分娩高峰中,毓璜顶医院产房的助产士团队依然保持了近十年无一例母婴死亡的记录。对于新生儿易发生的“肩难产”(即由于巨大儿等原因,胎儿在胎头娩出后肩部卡住,造成锁骨骨折、臂丛神经损伤等),也极少在这里出现。
  孙美珍把这个归结为科室助产技术的不断提升和大家责任感的日益增强。
  针对一些生产过程中疼痛难耐、过于紧张的孕妇,2004年医院就推出了无痛分娩和家属陪伴分娩。无痛分娩,即可通过硬膜外镇痛,缓解产妇生产时的痛苦;而家属陪伴分娩的服务,则可以让产妇在单独的待产分娩一体化产房内,在家属的陪伴中缓解压力,让分娩更加顺利。
  2015年,毓璜顶医院又开展了助产士门诊和一对一导乐分娩。
  “助产士门诊其实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孙美珍介绍,在她几十年的临床经验中,经常会遇到一些产妇在生产过程中,因为对于分娩相关知识一无所知、缺乏心理准备导致的各种问题。助产士门诊开启后,产妇可以在34周以后就与助产士见面沟通,帮助孕妇解答问题、缓解压力和制定个体化的分娩方案。
  与此同时,“一对一导乐陪伴分娩”服务,让产妇拥有了一个全程陪伴的专有助产士。这名助产士除了观察产程和接生外,对于产程中的产妇饮食、休息、体位等问题,也将全部负责,十分人性化。
  孙美珍介绍,在各种助产技术及优质服务的保障下,目前医院产科已明显降低了剖宫产率,促进了自然分娩,提升患者满意度。
  助产士之歌
  虽然已经做了33年的助产士,但孙美珍发现,大众对于这一职业知之甚少,很多人只有上了产床,才知道原来顺产时帮助她们的不是医生,而是助产士。
  “但其实,这是一个多么古老的职业。”孙美珍说,当她初入这一行业时,助产士的规范化程度还远没有今天这样高。那时,护士也可以转行做助产士。而如今,只有助产士专业并取得《母婴助产技术合格证》的人员才能从事这一职业。此外,除了助产士本科,近年来,也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开设了助产士硕士学位。
  除了担负“母婴”两个生命,要时刻面对突发情况,助产士对体力和精力要求还特别高。因此,很多行业内的助产士在年过不惑之后就纷纷转到轻松一些岗位上去了,但孙美珍说,毓璜顶医院产房的这个助产团队都热爱这个职业,许多年近50的助产士至今依然在坚守助产岗位,大家对这一职业依然有很深的认同。
  每当查房或者听到有产妇大声呻吟的时候,孙美珍都会走上前去,叫着患者的名字,轻轻触摸产妇的双手、额头或腹部,“小张真棒,再坚持一下今天就生了”“霜霜状态不错,真是个勇敢的妈妈。”在孙美珍眼中,助产士的工作,不仅仅是帮助产妇完成生产,也是产妇承受巨大彷徨、痛苦时至关重要的精神力量。她知道产妇们需要她,她们也愿意给与这种力量。
  “也有很多产妇和家属多少年还记得我们。”孙美珍说,这些年来,她和很多同事去到不同的地方,常常遇到各行各业的“陌生人”过来打招呼。经常有人问她“大姐你是不是毓璜顶医院的?”得到肯定回答后,他们会接着说 “大姐你不认知俺了?俺老婆生孩子多亏了你。俺俩口子一辈子也忘不了您”,孙美珍跟着笑笑说:“谢谢你还记得我。”
  2015年我国成立了中国妇幼保健协会助产士分会,今年5月助产士节来临之际,助产士分会还委托专业作词、作曲家创作了中国助产士之歌——《守望生命的花开》,你要不要听听?”采访临近尾声,孙美珍点开微信,放出了那首她和同事时常聆听的《守望生命的花开》,一脸幸福。
  “天使翩翩飞来,选择了这里不再离开,红颜易逝,青春无悔,守望着生命的日出与花开……”